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远义——佛伶

公益国学

 
 
 

日志

 
 

[谈艺录]谈昆曲《送京娘》  

2010-08-28 10:45: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昆曲《送京娘》

冯其庸

 

    赵匡胤千里送京娘的故事被编成戏剧舞台上与观众见面,大概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我们现在还能见到《缀白裘》(刊于乾隆末年中叶)以及《纳书楹曲谱》(刊于乾隆末年)里保存下来的这个戏的剧本,不过它的情节与现在的舞台上演出的《送京娘》略有不同。现存的比较完整地描述这个故事的还有保留在明代的短篇小说集《警世通言》里的《宋太祖千里送京娘》。(注)小说的梗概与昆曲的情节上基本上相符,不过昆曲比小说要精炼集中得多。观众在欣赏昆曲的表演之余,翻一翻小说,作些比较,批判地分析一下,对进一步理解昆曲的思想和艺术,并不是多余的事。

    观众们已经非常熟悉舞台上的张生、潘必正、柳梦梅……这些艺术形像了。这些艺术形象在剧作者和优秀的演员们的辛勤创造下,已经获得了艺术的生命力。但是,古代人的生活斗争以信他们的精神风貌是丰富而多采的。古代的青年生活,并不是一个张生或者再加一个潘必正或柳梦梅的艺术形像所能概括的。所以当观众在击节地欣赏《西厢》、《琴挑》、《惊梦》以后,也会同样地欣赏昆曲《送京娘》。张生等人在爱情上的大胆而热烈的追求和斗争,固然可以赢得人们的同情,而赵匡胤这个落魄英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人于急救之中,并且“救人须救彻”地一直护送千里,当对方因为感激而对他产生爱情的时候,他却胸怀洒落,坚决辞谢,挥手珍重而去,这种精神风貌,当然也值得我们予以批判地肯定。《西厢》等戏之与《送京娘》,同样是描写男女之间的爱情的戏,可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物和形像和截然不同的风格,犹之乎娇嫩的春兰和苍劲的秋菊,虽然色香不同,却各有风致,各擅胜场,可以竞艳而不能偏废。

    昆曲《送京娘》的思想内容较之于小说,我觉得要好一些。小说的作者是把赵匡胤作为未来的真命天子“宋太祖”来写的,而昆曲却是把他作为一个仗义救人的落魄英雄来写的。昆曲的处理我觉得是比较好的。

    昆曲《送京娘》在情节的安排上,也颇具剪裁的匠心。剪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梁代的刘勰在《文心雕龙》里说:“剪截浮词谓之裁,裁则芜秽不生。”清初的戏剧理论家李渔在《曲话》里也说:“编戏有如缝衣,其初则以完全者剪碎,其后又以剪碎者凑成。剪碎易,凑成难。凑成之工,全在外线紧密,一节偶疏,全篇之破绽出矣。”昆曲的作者,凭着他的识力和裁云妙手,根据戏剧本身的特点,不仅裁去了许多封建的芜秽,而且还裁去了许多不必要的情节;同时,不仅没有裁出破绽来,而且几乎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例如:小说中赵匡胤杀张广儿(昆曲中叫张广)、周进,是大书特书的。小说先写越匡胤杀死张广儿和收千里脚陈名的过程。昆曲的作者只利用了赵匡胤杀败张广、周进这一情节核心,而且巧妙地处理了这一情节,使它很好地为表现这个戏的主题思想服务。他让张广、周进急急地追上场来,与赵匡胤紧紧追下场去,然后是京娘牵马上场,张望,唱[楚江吟]。那些炽烈的战斗场面,都被剧作者挪到舞台以外,通过京娘的张望,留给观众去想像了。京娘[楚江吟]的唱词:“遥望凝眸,今日得识英雄喜悠悠。他为我千里奔走,他为我与群贼厮斗,他救我羊离虎口。这恩情天高地厚!他真是磊落襟怀,义薄千秋。(白)我京娘,(接唱)脉脉衷情萦心头,却难出口。”一方面交代了赵匡胤在幕后“与群贼厮斗”,另方面更着重地描写了京娘开始对赵匡胤产生了爱情的心理。在这里,十分简练地结束了赵匡胤、京娘与张、周二人的矛盾,同时很自然地展开了京娘与赵匡胤之间在爱情上不同态度的矛盾。作者巧妙地抓住赵匡胤杀败张、周二人这一具有关键性的情节,用了最经济的笔墨,却最有力的表现出了这两个人物:一个是英雄豪迈,一个儿女多情。于是戏——两个不同人物不同内心世界,在这里便开始展现了,而新的戏剧性的矛盾也就产生了。

    我们并不提倡盲目的剪裁,一切好的剪裁都只能是为了更好地表现剧作的思想性,突出它应该突出的部分。所以哪怕是一枝一叶的剪裁,必须首先对整体有全面正确的分析,必须十分正确地把握住作品的主题思想,所以动手剪裁以前,对戏的思想内容如果没有经过认真的正确的分析,决不能得到好的效果。关于这点,李渔又说:“作传奇者不必卒急拈毫,袖手于前始能疾书于后。”所谓“袖手于前”者,认真地进行创作的准备,进行构思,对题材进行研究之谓也。《送京娘》的作者对于上述情节剪裁得所以如此得当,是因为这个戏并不是为了表现赵匡胤的武艺,而主要是为了表现赵匡胤见义勇为、不受酬报的行为和他不为困难所压倒的“壮志雄图”。作者刻划京娘对赵匡胤的爱情,其目的也仍然是为了更好地突出赵匡胤的壮志。因此在这里金戈铁马的战斗之声只要略一点缀就够了,而更好的办法是用儿女的柔情,来衬托——不,也可以说是来考验英雄的壮志。

    我觉得剧作者通过两人的对话来刻划两个不同人物的思想性格、精神风貌,是很成功的。语言不仅符合两个不同人物的身份和性格。而且还很富于机趣。例如赵匡胤在杀退张广、周进,护送京娘上路时唱[梁州第七]:“且上骅骝,何惧那龙潭虎口!(夹白)赵玄郎——(唱)历尽艰险眉不皱,侠肝义胆,志在解民忧,看青山笑我,壮志未酬!”这里极力地抒写了一下赵匡胤的襟情,为下面赵匡胤一共用了三次爱情试探,这三次试探,一次比一次明朗,一次比一次恳切。第一次京娘遥指远处的苍议论说:“莫道它蔚蔚入云霞,却少些艳阳三春花。”赵匡胤回答说:“贤妹既是爱花,待愚兄上山折取。”这里一个是有心,一个还是无意。第二次两人走过小桥,京娘说:“啊!兄长,你看这桥下飘浮水面之上的是些什么哇?”赵匡胤:“乃是片片落花。”京娘:“落花有意随流水。”赵匡胤:“嗯,流水无心恋落花。”京娘:“却是为何?”赵匡胤:“原非流冰水不无情,只是他有奔腾沧海之志。”京娘:“兄长所言甚是。”这一次的试探,京娘的深情便得到了进一步的刻划,而赵匡胤的雄心壮志,也有了更深的表现。这里,赵匡胤对京娘所表示的爱情已经由不知到知了,一个“嗯”字,是他思想上恍然有所醒悟因而不由自主地从嘴里吐出来的。下面这两句答话,只是这个“嗯”字所含的思想的具体化明朗化而已。所以这里虽然只有一个字的安排,却是作者深心所在。当京娘看到河里的一对鸳鸯时,她决定再作更热情的第三次试探。京娘:“兄长请看,那是什么鸟?”赵匡胤:“乃是一对鸳鸯。”京娘:“鸳鸯鸟,比翼双飞,朝夕相聚,永不分飞,何等幸运!”赵匡胤:“是呀,鸳鸯比翼,甚是可羡,正为朝夕相聚,沉缅闲情,终难逐鸿鹄之志。”京娘:“唉!”如果说第二次还是用的暗喻的话,那末这一次便是明喻了。这里赵匡胤的回答也就更加坚定地表现出他所热烈追求的不是鸳鸯比翼的生活,而是鸿鹄高飞之志。这回,京娘的答话,只是一个“唉!”字——一声叹息了。这一个“唉!”[了,同样是京娘思想上有所醒悟的表示,是一种情绪的错落。尽管如此,剧作者又很巧妙地在这一次试探中安排一些余波。赵匡胤看到阴云四起,山雨欲来,催促京娘快走,京娘却深情地妙语双关地说:“只恐鸳鸯稳中有降自投。”赵匡胤回答:“贤妹,这时节(接唱)李不得鸳鸯俦燕友。”京娘:“应怜他情稠意稠。”赵匡胤:“要提防路滑山径陡!”上面这四句话,在京娘则是何等的热烈恳挚,在赵匡胤又是何等的坚定不移。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把赵匡胤一时没有适当的言语回答,仓促间不得不即景生情,顾左右而言他的说话的心理和情景,描写得多么细致入微!这句话显然是一种坦率的拒绝,但却又含有很深厚的感情,决不是“决裂”,决不是像小说里所描写的:赵匡胤“勃然大怒道:‘赵某顶天立地的男子……你邪心不息,……’”云云。这里我们可以体会到剧作者使用语言的工夫,体会到这些语言的内容和深度。

    一个好的戏,应该有一个好的结尾。大戏如此,折子戏也是如此。对于这一点,李渔也曾说到:“收场一出,即勾魂摄魄之具,使人看过数日,而犹觉声音在耳、情形在目者,全亏此出。撒娇作‘临去秋波一转’也。”如果剧本结尾像小说所写的那样,赵匡胤把京娘送到家里,然后分手告别,那末这个戏就显得十分平直,毫无曲折波澜,就不能突出地描写两个人的思想和他们之间的感情深度。昆剧的剧作者十分懂得结尾的重要,因此在这里做了巧妙的安排。他一方面慷慨地让赵匡胤千里相送,另方面却又吝啬地不让赵匡胤多送一步,当竹篱茅舍、故园在望之际,这萍水相逢、千里为伴的两个人,便依依地分手了。也许有人会说:既已千里相送,体惜这一箭之地?殊不知留这一箭之地,正是为了更深地突出赵匡胤仗义救人,不图报答的磊落胸襟。当然,如果就此两人草草分手,也不是一个好结尾,你看剧作者居然出奇翻新,倒转来让京娘再送赵匡胤一程。这倒转来的一笔,出于观众意料之外,但却又入于人物情理之中!这收尾的一笔,实在应该许作是“临去秋波那一转”了!更何况在这[煞尾]声中,舞台上的京娘正在低唱着:“兄长呵!切莫忘,关西有人悬望中!”

[注]蒋瑞藻《小说考证》续编卷二引《提斋丛话》说明人杂剧有《风云会》一种,内容有送京娘等情节,但无京娘属意匡胤之事。现《缀白裘》中有《风云会》的《防普》《送京》二折,《送京》一折亦无爱情描写民,不知与上述明杂剧有无关系?现存罗贯中的《宋太祖龙虎风云会》杂剧一种,其中根本无“送京”之事。严敦易认为话本与南戏无关(见《元剧斟疑》),钱南扬则认为话本所叙是戏文的一部分。

                                                  摘自《戏剧报》1961年第3期

[谈艺录]谈昆曲《送京娘》 - 杨远义 - 杨远义

昆曲《送京娘》北方昆剧院演出

侯玉山饰赵匡胤、李淑君饰京娘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