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远义——佛伶

公益国学

 
 
 

日志

 
 

[谈艺录]陈素贞与“叶含嫣”  

2010-08-04 07:49: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素贞与叶含嫣

江华 李战

——摘自《戏剧报》1957年第4期

    豫剧名演员陈素贞,二十七年前主邓演员生活,从最初的日子起,她就深深地爱上了豫剧艺术。几年后,在开封相国寺豫声剧院登台演唱时,就轰动了汴梁。如果说,把当时陈素贞的艺术生活比拟作初开的花朵,那么二十年后的今天,再来看她的表演,可能说她已经达到了开花结果的成熟阶段了。

从豫剧的流派上看,陈素贞的唱腔上是东路调即祥符调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特别是在旦行里,她至今仍居祥符调的权威地位。就表演艺术上看,陈素贞也有很多创造。她的表演,情感真实,动作精炼。优美,并且舞台作风严肃。

    “宇宙锋”、“拾玉镯”等戏,是豫剧原有的剧目,但久已不演,她从京剧等兄弟剧种吸取长处再经过不断探索,结合豫剧的特点,演出的这些戏。在这些戏中她给予了自己所扮演的人物以新生命,对剧中人物性格的塑造,进一步予以充实和发展。如“装疯”中水袖的挥舞,“拾玉镯”中面部细脚的表情等,突出地体现了人物的精神面貌。而在“叶含嫣”(原名“洛阳桥”,是豫剧的传统节目之一)一剧的表演中,陈素贞更达到了艺术的很高的成就。

   陈素贞表演的人,都会感觉到,她善于掌握戏曲表演的传统技法。她的水袖干净、利落、潇洒,腕力与指力都强而有节。她的眼神使用,有独到之处,能够很动人地表现出角色内心深处的感情。例如在“叶含嫣”的“相思”一场中,当她思念剧中恋人花云而患病时,眼神暗然无光,但当她在幻觉中发现花云的影子在面前出现时,眼睛顿时放出明亮耀人的光采。而且她掌握了技巧,并不像有些人那样脱离人物性格地乱用,甚至卖弄,而是服从于表现人物需要的。

    “叶含嫣”中最动人的是“梳妆”一场。戏一开始,在鼓乐为主的音乐声中,叶含嫣在镜前擦粉整容,不时向门外探望,焦急地期待着花云的到来。舞台上好像在黎明之前,表面上很宁静,但一阵喜乐声起,人物顿时陷入惊喜、兴奋、仓惶、欢乐以至于不知所措的境地。她戴花,由于仓惶,竟刺痛了头皮,赌气将花扔在桌上,但突然意识到花仍须戴,立即捡起花来又戴。她此时甚至埋怨花轿来的太了,而自己还没有打扮好。当她怀里不安的心情出房探望花轿有没有到后,她才稍松了一口气,急忙回来。对镜继续理妆。这时她发现衣裳未换,忙去更换衣裙,挑了一件又一件,顾不得折叠,顺手仍在一旁,好容易挑中了一条裙子匆忙地系上,一看穿反了,换过来,再穿上去。连衣袖就穿空了两次……终于穿戴整齐了。但,她还不放心,把镜子急忙调换到另一个角度,她在镜前照前照后,左顾右盼,连自己也为镜中显出的美丽形像所陶醉,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起来。当看此情些景,她内心中激荡着所所自持的千头万绪,已非语言和一般的动作能表达,因此,舞蹈动作也就越益成为必要了。她运用传统戏曲中特有的舞步,特别是具有民族风格的扇舞,结合着辫子的摆弄,把人物心理和舞台气氛都渲染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人物好像变幻成美丽的蝴蝶,满台飞舞;又好像变成成千万朵鲜花,五彩缤纷,使观众目不睱接。节奏明朗、流畅,表演细节真实、生动、动作高度概括和准确、优美、情绪饱满、充沛,这一切构成了强大的艺术力量,叶含嫣这一人物美丽、纯真、初尝爱情而激动的少女形像,深印在人们心上。我们认为如此精湛的表演艺术应列入祖国传统表演艺术的总宝库中,应该教之后人,传之后代,使它继续发扬和提高。

    为了探索一下陈素贞在角色创造上所走过的道路,我们拜访了她几次,虽然感到时间不充分,但也涉及了不少表演艺术上的问题,值得重视。

    在“梳妆”这场戏中,她这所以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是她付出了巨大劳动的结果。这里有不断探索,不断提高的过程。看过这出戏过去演出的人,也许会记得,这出戏一开始就是管乐伴奏,没有戴花扎头,出门碰头,以及扇舞等动作与舞蹈,衣裳也是丫环给穿的。还有洗脸等表现力不强,不优美的动作。可想而知,今天的演出有很大的改进。陈素贞二十多年来,从其他剧种杰出演员那里,学习与吸取了水袖的技巧,从“辛安驿”与“打樱桃”等剧中吸取了碰头等细节表演,从不断的舞台实践中,由即兴动作创造了花针扎头等细致技法,以及系裙、穿衣等优美的舞蹈身段。通过扬弃,吸取和创造 ,把这些宝贵的东西毫无痕迹地揉合在一起,变为自己的有生命的东西。以水袖及扇舞为便,多少寒暑中她坚持了基本动作练习。在早晨,或是傍晚,在庭院或是排演场上,一颌旧“披”和她结了下解缘,为了水袖动作练习,她把臂膀、手腕、指节累得又酸又痛,而在茶余饭后,廊下桌前,甚至 在病休休养中也舍不得矩形一对扇子在手中舞弄,另人以扇取凉,而她却以扇取热。按照陈素贞自己的话来说:“我没有专门练过这门功夫,在日常生活中练这门功夫,成了为我的习惯与乐趣。”

    经过勤学苦练,准确的程式化的舞蹈动作,成为下意识的活动,可以有助于表现人物的内心活动。这在戏曲艺术表演上有其特定的重要意义。但在人物表演上是否能够达到高度的成就,除了必备的动作外,仍决定于对角色的理解。在戏曲表演艺术中,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全面和系统地阐明这个问题,还果进一步研究,现在只提出两个具体问题来谈一下。

    仍以“梳妆”一场为例。如所周知,这场戏中没有一句台词和唱腔,在约半小时的时间内,完全通过动作来表现人物。

    第一、演员是怎样进入角色的呢?具体地说,陈素贞是怎么捕捉叶含嫣这一人物的思想感情,把自己转化到剧中规定情境中的叶含嫣呢?在和陈素贞的谈话中,我们进一步理解到,对一个演员说来,最宝贵的是对于角色难以抑制的爱与憎的感情。开始,陈素贞在她众多泊演出节目中,“叶含嫣”并未引起她的重视,只不过是当作一般节目来演出的。但当她发现观众喜欢叶含嫣这个人物时,她才产生了对于这个人物进一步创造的欲望。渐渐地,她爱上了这个人物。她努力要表现这个人物在爱情上的近于幼稚的纯洁,近于冒失的大胆,少女所特有的机智,……这种创作情感充满着她的内心。在体验人物内心感情方面,我们向她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就是饰演花云的演员,如赵义庭、赵玉麟、常香玲等同志,她并不存在花云与叶含嫣的关系,那么在舞台上,她是怎么唤起对他们深厚强烈的爱情的呢?这绝不可能只凭形体技术能解决的。谈到这里,陈素贞告诉我们说,这是她在这出戏的表演上的一个秘密,也是她生活中的一个秘密。在爱情上她咀嚼过欢乐与痛苦,幸福与悲伤,她十八岁时,像剧中人叶含嫣一样,有爱情上有过热烈的追求和期待,火一般的感情,她至今记忆犹新。这精成了她在“叶含嫣”的表演上一份“资本”。当然,这里也有她对别人的观察和研究。她每次饰演叶含嫣时,就自然地唤起了那经历过的情感,因此,不管是谁饰演花云,在她底活动的却不是他们,而是那个活在她心底的人物形像!不,也不完全是,是那个人与花云的混合体。是她在心灵中通过想像所概括所塑造的那个具体、清晰而鲜明的剧上人花云的形像。她人心底的形像吸取了情感和力量,把它们准确灌注在花云身上,这样,花云的形像越发具体化,在她看来越发完美无缺,于是产生了激荡阒她的爱情的力量……于是在舞台上每一次表演时,她心里充实,就情不自禁地沿着重复过千百次的情感和动作的线,而动作,而舞蹈。

    由此可见,陈素贞的表演所以绚丽和动人,重要的基础是生活,是得于生活的感受和体验,并且她把体验到的情感不断加工,提升为艺术。

    我们又接着提出第二个问题:在“梳妆”一场中,是用什么方法,在瞬息间激起内心活动的呢?比如说,是怎么唤起那时的惊喜,仓惶和兴奋的感情的?她说:这场戏是没有有一句话的,其实,叶含嫣心里的话比在其他有话的戏里还多,假如她心里没有的话,她的内心一定空虚,人们便会立即看出她的行为和动作都是虚假的。

我们好奇地继续问她:此时心里说什么话呢?她说,话很多,随着人物的发展,心里要说的话也在不断变化 和不断出现。但刺激与唤醒演员心里创造活动最有力量的话,越简短,越具体,也有越有效。演员要善于选择最能刺激心理创造的话。当然这句话不能脱离体验的基础。在“梳妆”里,开始,她一面对镜整容,一面焦急地等着花轿,当喜乐一声吹奏,她内里一紧,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是“他来啦!”这句话观众是听不见的,当然观众也不会注意到这一点,但是这句话对于她的内心运动,却是一种极大的力量,一下子打在她的内上,顿时,少女的心便激荡起来,花云的形像,花轿的移动,执事吹鼓手们的熙熙攘攘地热闹情景,都历历在目 。她不担看到了这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又反过来激动着她的心情,惊喜、仓惶、兴奋的感情,也一下子涌上心头,刀子不能抑止地自然地动作起来,并且这一句,始终贯穿地她一连串的表演动作中,它帮助她创造了真实的感觉,如此不间断地反复和相互影响,节奏孔随着越变越快,越剧烈。

    陈素贞又补充说:她心里的说的当然不止这一句话。如在仓惶中,花针刺痛头,她生气地将花扔在地上,心里说:“这是什么时候了,还跟捣乱!”她摸着痛处,马上又想到“他快来啦!”立刻捡起花来重新插在头上。又如,她打扮整齐后,对镜自顾,觉得自己很美,心里说:“你来啦,看我有多么美呀!”于是她高兴起来,从而自然地进入扇舞的动作。

     应该指出,“叶含嫣”这个剧本在人物的描写以及情节的开展上,是有缺点的。如果剧本能够提供更发的条件,我们相信陈素贞的表演会有更大的成就。

    如前所述,虽然仅是一些片断,但也可以看出一个杰出的演员在角色创造的过程中,付出了多少劳动!

                                                     一九五六年于兰州

 

[谈艺录]陈素贞与“叶含嫣” - 杨远义 - 杨远义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