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远义——佛伶

公益国学

 
 
 

日志

 
 

[演员手记]解放思想,打破框框(谭元寿)  

2010-09-24 10:47: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放思想,打破框框

加工修改郭建光形像的一点感受

北京京剧团演员 谭元寿

    有些同志说我的在京剧《沙家浜》中扮演的新四军指导员郭建光,比《芦荡火种》的这个人物,有一些提高。这是大家对我的鼓励。这个人物是这次重排《沙家浜》加工提高的重点之一。限于自己的水平,我还没有把这个英雄人物定好。担是我有一点感受,就是:艺术创造要打破框框。

有的同志觉得,我在《芦荡火种》中扮演的郭建光,有点老气横秋,不太象英姿勃发的新四军青年指导员。这种批评是对的。这除了由于我缺乏生活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演了三十年的帝王将相,形成了一套固定的行当表演习惯。同时,又背着一个谭派老生继承人的包袱。这些框框,束缚着我在现代戏中的表演和创造。所以在排演《芦荡火秋》的时候,尽管我力求从人物、从生活出发进行创造,可是,由于还没有放下这些包袱,加上思想深处存在有郭建光是配角,只要过得去就成了的想法,因而缺少突破框框、革新创新的雄心壮志。只能在自己熟悉的传统中找办法,致使郭建光的唱腔新意不多,老唱腔带来了老动作,无意中连方步、晃头也上来了。

    加工后的《沙家浜》,剧本赋予了郭建光很多新的东西。可是,设计唱腔时,翻来覆去我还是摆不开陈腔旧调。一连两个多月过不了关,我思想很苦恼。

    这时,我们在党的领导下,开展了一次小整风,检查了《芦荡火秋》演出后兹生的骄傲自满情绪。学习了徐寅生同志《关于如何 打乒乓球》的讲话,运用辩证法的观点分析研究了《芦荡火秋》中存在的问题,更明确了为革命而演戏的观点,树立起打破一切旧框框,塑造时代新英雄的雄心壮志。这时,领导上为了帮助我,决定暂时不给我演出任务,让我去观摩战士业余演出、“乌兰牧骑”的演出和中国京剧院一团演出的《红灯记》。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很难形容看了战士业余演出和“鸟兰牧骑”演出后的兴奋心情。他们的演出,思想内容是革命的,艺术形式是新红颖的,什么条条框框也没有。出自内容的需要,能用什么形式就用什么形式,演员们在舞台上无拘无束,称得起是:胆量大、招儿高,真正掌握了艺术创作的主动权。那么,京剧传统形式为什么不可以做较大的突破呢?京剧《红灯记》更是一块活祥板。对比之下,深深感到自己过去的思想和艺术天地都狭小了。我下定决心:甘当小学生,一切从头学起,破旧立新,彻底克服自己身上的传统习惯,努力创造好郭建光的形像。当思想一旦明确后,又在领导和同志的帮助下,很多过去难以解决或想不出的办法的艺术问题,都逐渐一个个地解决了,使我开始从传统的框框中解脱出来。

    通过郭建光这个人物的再创造,我体会到,要真正地打破框框,首先思想上要解决。

只有这样,才能正确地认识运用传统。过去,我亦步亦趋地学谭派,一动也不敢动、现在我可以肯定地说:死抱着传统流派就演出不好革命现代戏,表现不好工农兵。当然,这并不是说流派、传统全部否定。有些流派的艺术特点,对现代戏还是有用的。如现代戏的唱腔更需要字清意明,就可以对余派、言派在咬字吐音上的某些特点,加以批判继承。但这些流派,产生于旧时代,服务于旧内容,它必然具有很大的局限,今天对待它,必须要从人物从生活出发,批判地选择、吸收那些有用的东西,不恰当的坚决扬弃。总之,要让流派为现代戏所用,而不是现代戏适应流派之用。

    当然,要彻底革新传统,必须用唯物辩证的思想来对待传统,同时,演好革命现代戏,还需要思想、生活都过硬。这方面我还远远不够。郭建光形像的创造只不过是开始迈出的第一步。

                                                    摘自《戏剧报》

 [演员手记]解放思想,打破框框(谭元寿) - 杨远义 - 杨远义

谭元寿饰郭建光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