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远义——佛伶

公益国学

 
 
 

日志

 
 

致越风者  

2017-01-08 12:17:58|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越风者

《越风》一名,可取二种含义,其一可以望文生义,“越”者超越,越风二字则显得激扬,富有文学韵味,也有冲击力。其二也可以深究,“越”取于“骆越”,古代广西的名称,“风”则取于“风雅颂”,那么“越风”就更有人文情怀。

刊物的名字,是一个刊物的精神体现,也预示着一个刊物的发展方向。我觉得《越风》这个刊名是很有意义很有启发精神的,通俗又有内涵。可见致力于《越风》刊物的这帮文学青年们,是一群激扬而又有人文情怀的越风者。

文学,尤其是诗歌,与我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我一直在思考着。在很小的时候,我总觉得文学是非常神圣的,所以怀着一种敬仰,那时我是一个旁观者;然后,我攻读了文学专业,也在不间断的从事文学创作,那时我是一个参与者。2016年底,我发了几首近作给我的博士生导师曹旭先生批评,导师说:远义活在诗里。于是,我2017年的第一首诗取名就叫《移居》,从今以后,移居文学里。

我一直说:做文学的人是最笨的,也是最聪明的。说笨,其意有二:第一是做文学这必须下得了笨功夫,“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第二是就眼前的物质利益来说,靠文学尤其是靠诗歌能在当时成功的人,实属罕见,所以选择了文学,就选择了清贫和寂寞。说聪明,其意也有二:第一是不聪明写不出好文章,从事文学的人必须锦心绣口,心有灵犀;第二是从事文学的人在精神上永远是富足的,可以和古往今来的圣贤交朋友。

所以,我坚持每天写诗,与成败无关,与名利无关,甚至也与好坏无关,“非关病酒,不是悲秋”,只是因为我已经移居在文学里,那是我的耕种,我要不断地拓荒,我写得越多,我的文学空间越大,可以邀请来的朋友就越多。而作为一个中文系的老师,这也算是我影响学生的一种方式,言传,身教。

要说文学影响了我什么,我已经移居其中,而我要努力去做的就是,我能影响文学什么。

最后献上近日拙作一首,与诸位越风者共勉:骆越无人管别离,深冬满院绿参差。香罗径里风铃唱,细葛墙边日影移。竹为前番留节气,梅当此季做佳期。几家夙愿今还在,谁复羲和快马骑。

 

佛伶

2017年1月9日于桂林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